我們的青年政策應該是怎樣的?

Sticky post

上次我們談到香港在80年代時差點有青年政策。中央青年事務委員會(下稱「委員會」)所指的「青年政策」,是基於香港的發展趨勢、有遠見的聲明,包含社會對青年的期望和青年發展的大方針這兩項要素。委員會曾考慮制訂具體、包含細節的青年政策,但由於社會對青年政策的內容有意見分歧,而且鑑於青年服務的籌備時間較長,當局若要經常檢討政策細節,不但會耗用大量資源,檢討後實施的改變亦未必能趕上事態發展,最終決定青年政策只包含青年發展的大原則。

綜觀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青年政策,以英國、瑞典、澳洲、新西蘭、日本、蒙古和澳門為例,縱然各有細微差別 (詳情請參閱下表),但都顯示青年政策不能只列出各項與青年有關的措施,但缺乏整體願景。英國、瑞典、澳洲、新西蘭和澳門都有全面的青年政策,表達對該國年輕人的願景,並設立中央青年機構,確保所有與青年相關的措施都切合政策對青年的期望。專為青年而設的中央機構的另一個作用,當然是分配資源、避免重複工作。而日本和蒙古的青年政策都比較鬆散,措施分佈教育、就業和社會福利各個領域,由不同政府部門管轄,並沒有中央指引或協調。

Continue reading

按此放大

英國、瑞典、澳洲和新西蘭的青年政策的另一個特點是它們對青年的態度——它們都著重青年的正面特質,並不把青年視為問題。拿英國2011 – 2015年的青年政策為例,強調給年輕人提供機會,讓他們發展所長,新西蘭也有著類此的聲明。瑞典青年政策的三大支柱的其中之一是讓青年自給自足、掌握自己的人生。另一方面,日本、蒙古和澳門的青年政策展示出一種負面的心態,以風險管理、預防偏差行為為中心 。日本主要以輔導方式解決青年問題,包括兼職並經常轉工的青年、啃老族(意謂沒有受教育或培訓,又不是在工作的青年)、退學青年、犯罪行為等。蒙古主要通過社會福利措施,減少對青年的風險和傷害。澳門以預防青年犯罪作為其政策的主要目標之一。英國、瑞典、澳洲和新西蘭在制訂青年政策時都有諮詢過年輕人,相反,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日本和蒙古當局進行過大型諮詢,而這有否影響各地青年政策的內容,值得大家細想。


按此放大

青年政策,就像任何政策一樣,必須切合當地的情況和需要。英國全面、抗逆力為本的青年政策,可能不適合日本的經濟、社會和文化背景,反之亦然。如果我們把上述各地的青年政策概括分成兩類,英國、瑞典、澳洲和新西蘭的青年政策似乎是在光譜的一端,而日本和蒙古似乎是在光譜的另一端, 澳門則介於兩者之間。委員會提出的青年政策與前者比較相近,而最終建議沒有被採納,實在可惜。如果香港設立青年政策,你認為它應該是怎樣的?

(待續)


What should our youth policy look like?

Previously, we talked about how Hong Kong nearly had a youth policy in the 1980s. By “youth policy”, the Central Committee on Youth (CCY) was referring to a high-level, visionary statement of the aspirations and goals for Hong Kong youth and general principles for their development, based on Hong Kong’s developmental trends. CCY decided against a policy with concrete measures, because the public had different opinions and it would not be cost-effective to regularly review specific measures given the lead time in implementation.

I have reviewed youth policies in certain countries and regions, including the United Kingdom (UK), Sweden, Australia, New Zealand (NZ), Japan, Mongolia and Macau. They display subtle differences (for details, please see the tables below), but together they demonstrate what a youth policy should not be – a laundry list of measures relating to youth but without a unifying vision. UK, Sweden, Australia, NZ and Macau adopt a holistic approach, setting a long-term vision for their young people. This vision guides all youth-related measures, and there is a central coordinating body to ensure this; its other function is of course to allocate resources and avoid duplication of efforts. Japan’s and Mongolia’s policies are more fragmented, with measures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and welfare, but scattered across government departments without a central rationale or coordination.


Click to Enlarge

Another feature that the UK, Sweden, Australia and NZ have in common is their attitude towards youth – one of positive empowerment, rather than negative problem-solution. UK, for instance, named its 2011-2015 policy Positive for Youth; much like New Zealand, it stresses on providing youth with opportunities and developing their capabilities. One of the three pillars of the Swedish policy is self-sufficiency – to give youth a real possibility to influence their everyday lives. On the other hand, Japan, Mongolia and Macau demonstrate a risk-centered mentality. Japan’s policy talks much about youth problems, e.g., “freeters” (job-hopping part-time workers), NEETs (“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school withdrawal and delinquency, and uses counseling as the main solution. Mongolia protects youth against harms primarily through social welfare measures. Macau has juvenile delinquency prevention as one of its key objectives. Coincidentally or perhaps not so coincidentally, the first four countries consulted young people in the process of formulating their youth policies, whereas there was no evidence of any official, large-scale consultation in Japan or Mongolia.


Click to Enlarge

A youth policy, like any other policy, must suit local circumstances and needs. The holistic, resilience model in the UK may not work well in the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setting of Japan, and vice versa. If we were to simplify these policies into two categories, UK, Sweden, Australia and NZ seem to be on one end of the spectrum, while Japan and Mongolia seem to be on the other end, with Macau being somewhere in between. It was a shame that the CCY’s proposal for a youth policy in Hong Kong was not accepted, but if it were, what should Hong Kong’s youth policy look like?

(To be continued…)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香港青年政策發展簡史

Sticky post

上次提到,在八十年代已有人提出香港應設立青年政策,可惜被當時的政府否決,箇中原因要追溯到殖民政府處理青年事務的方法,以及當時香港的社會發展趨勢。然而隨著全球一體化、經濟轉型,青年面對各式各樣的挑戰,要幫助他們開心、健康、堅強地生活,我們實在需要一套全面、長遠和適合香港的青年政策。

早於六、七十年代,社會上已有聲音要求設立青年政策,可是政府並沒有積極回應。當時為青年而設的服務,由多個政府部門及志願機構提供,他們各有自己的政策和目標,沒有一套共通的原則。青年服務集中於防範青年罪行、為邊緣青年提供更多社會福利,而非以促進青年發展為目標。

八十年代中期是香港青年事務發展的轉捩點。政府成立了中央青年事務委員會,檢討當時的青年服務,研究其他國家青年政策的發展,並諮詢市民對青年政策的意見。委員會發現若加強青年服務之間的協調,則可更有效地運用資源;而且,青年的需要會根據社會的發展趨向不斷轉變,所以有必要作長遠計劃。因此,委員會建議制訂一套包含青年發展原則的青年政策,成立一個諮詢機構,協助檢討及修訂有關政策。

港督最後否決了制訂青年政策的建議,但沒有表述背後原因。我猜想,這跟殖民政府處理青年事務的著眼點有關,亦反映當局擔心其他群組會作出類似的訴求。

時至今日,香港依然沒有青年政策,當年以社會福利為主、以照顧基本需要為目的的措施,在今天的社會環境已不足以協助青年應付成長路上的挑戰。綜觀世界各地的青年政策,雖然各有各的模式、原則,但都反映當地政府對青年發展的承擔。香港是否應參考其他國家的做法,考慮設立青年政策呢?各國的青年政策又包含什麼要素?下一篇文章我會略作介紹。

想知道更多有關香港青年政策發展的歷史,請瀏覽互動時序表 (Interactive Timeline),或按此下載以下文件:

  • 英文備忘錄 English Memorandum – History of Youth Policy in Hong Kong; 
  • 附件一 Appendix 1 – Central Committee on Youth Working Party on Youth Policy, Report on Youth Policy (1988); 
  • 附件二 Appendix 2 –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Children and Youth Division, Opinion Survey on Youths’ Views on Youth Policy (1988); 
  • 附件三 Appendix 3 –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Hansard (11 May 1988) (see p. 1365 onwards for a discussion on youth policy);
  • 附件四 Appendix 4 – Central Committee on Youth, Report on the Need for a Youth Policy in Hong Kong (1989); 
  • 附件五 Appendix 5 –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Draft Charter for Youth (Fact Sheet No. 4) (1992); 
  • 附件六 Appendix 6 – Chan Wai-Yin Rosa, The Evolution of a Youth Policy in Hong Kong (1990); 
  • 附件七 Appendix 7 – Mok Hon-Fai James, Hegemonic Accounts of Youth in Hong Kong, 1980 – 1997 (1998); and 
  • 附件八 Appendix 8 – Chan Shui-Ching, A Proposal for Formulating a Youth Policy in Hong Kong for the 21st Century (2009)。

yp_timeline_final

放大 Click to Enlarge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立法會候選人没有說的事

Sticky post

立法會選舉在即,各候選人的拉票活動都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綜觀候選人的政綱及廣告文宣,我發現今次選舉主打的議題,依然是中港關係及特首選舉。我最關注的,當然是關於青年的政策建議。

雖然也有不少候選人關注青年問題,但大部分候選人都是從個別政策的角度出發,例如取消TSA、加快發展公營房屋及青年宿舍、成立青年議會。這些選舉清單式的訴求,都只是從教育、房屋、政治訴求等某單一政策角度而提出。綜觀我所讀過的多份政綱中,只有一位候選人提出要有全面的青年政策。

一百個青年就有一百種需求,不同候選人提出的政策建議,反映出倡議者如何看待青年現今面對的挑戰與難題,但這樣能否確切、有效地回應青年的訴求呢?處方式的政策建議,都缺乏了一個很重要的原素,就是一套關於香港青年發展的理念,以及長遠、全面的政策方針。

當然,這不可單憑立法會議員的力量,政府的配合及肯定亦同樣重要。事實上,香港在八十年代就曾提出設立青年政策,可惜被當時的殖民政府否決,最終未能成事。時至今日,青年正面對新的挑戰,我們到底要怎樣做才能幫助青年開心、健康、堅強地成長呢?我自己也花了很長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接下來的數週,我會繼續探討這個問題,先由歷史出發;接著介紹各地政府的青年發展理念;最後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看法。

我們不可再將青年的需要視為個別的問題,我在此拋磚引玉,希望與各位一同探索香港青年發展的大方針。

刊於星島日報2016年8月16日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Youth Financial Literacy in HK | 香港青年的理財知識與能力

Financial literacy is a fundamental skill that is essential to young people. Global leaders and policymakers have recognised its importance in enabling individual well being.

Earlier this year, we did a study to find out HK youth’s financial knowledge, behaviour, motivations, attitudes and financial education needs. We commissioned the research firm GfK to conduct a survey among 500 young people in Hong Kong of the ages 15 to 18.

Through understanding and presenting their level of financial literacy, we hope to supplement existing efforts in promoting financial education in Hong Kong. The Investor Education Center (IEC)’s “Hong Kong Financial Competency Framework” lays down the financial competencies that a young person aged 15 to 18 should have. Our study builds on this, and identifies specific areas of needs and makes policy recommendations to improve Hong Kong young people’s financial literacy.

To find out more, please click the links below:

Report | Executive Summary | Press Release | Survey


青年的理財知識與能力,會影響他們的財務狀況,甚至個人福祉,對青年的成長及未來,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國際社會及世界各地的領袖都已把理財教育視之為政策要務之一。

今年較早前,我們進行了一項關於香港青年理財知識與能力的研究,委託了市場研究公司GfK,就受訪者的理財知識、行為、動機、態度,以及對理財教育的需要,訪問了500名15至18歲的香港青年。

我們希望籍這次研究,進一步推廣及加強香港的理財教育。投資者教育中心(IEC)出版的「香港金融理財能力架構」,介定了15-18歲青年應有的理財能力。是次研究應用IEC的架構,識別青年理財教育的特定需要,提出相應政策建議。

如欲了解詳情,可到以下連結:

報告全文(只有英文)研究摘要新聞稿問卷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內地交流及實習計劃・經驗回顧及分享

籌辦內地交流和實習計劃,最理想的做法是怎樣的?過去一年,我們訪問了不少參加者及活動籌辦人,結集了他們的經驗和心得,製作了這份小冊子,為其他舉辦機構提供參考,務求令參加的青年有更好的體驗、更多的得著。

English version   中文版

如果你對小冊子有任何意見,請留言,或前往 hello.mingwailau.hk/travel 了解更多。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不一樣的創業路 ── 實習篇

早前於香港貿發局創業展覽,認識了幾位年青創業家,當人人談論科技(tech)、 應用程式(App),他們卻返樸歸真,重返製造業,強調本土和手造。正如許多年輕人透過實習了解不同行業一樣,今次我也去到荃灣的工廠大廈做實習,跟幾位年輕人體驗一下不一樣的創業路。

Walking inside factory

Continue reading

甫踏進他們位於荃灣某工廠大廈內一間數百呎的工場,其中一位老闆阿波馬上向我介紹今天的工作流程:磨麥、煲酒、搬酒、貼label、製作宣傳道具和倒垃圾,最後還會參與會議,討論麥子啤酒現時及未來的發展,並讓老闆們評價我今天的工作表現。在阿波和阿德的指導下,我磨了20公斤麥、煲了兩桶酒、搬運了七箱啤酒和貼了168支啤酒的label。因為資金有限,他們的磨麥機是自己設計和製作的。廚房空間狹窄, 加上放置了大大小小的鐵桶和酒樽,根本不能夠同時容納超過四個人。煲酒時,雙腳要用力站穩在矮小的膠椅上,同時又要小心頭頂的鐵柱,以免撞頭,並需要計算時間和量度水溫,既要體力,也要細心。從整個製作過程中,可以看到他們對細節的要求極高。麥子啤酒只有三位全職員工,那便是阿波、阿德和Mark,他們三人由產品構思、開發、製造、試酒、推銷、宣傳、運貨、會計等大小事務,都要「落手落腳」做,為求「慳得一蚊得一蚊」。公司每個月要生產8,000支啤酒才能支撐公司的營運。他們表示最近的銷售量已達到90%,上個月每人賺到$3,500,能夠有這個收入他們已覺得相當不錯。對於未來的發展,他們知道現時的生產模式需要改變,但面對資金和人手不足等問題,他們還在構思該如何擴充和籌集資金。

Music: “Ship” by Motorama is licensed under a CC By 3.0.

短短一個下午的實習時間,當然不足以讓我完全體會到他們三人於創業和生產過程中的甜酸苦辣,但這次的實習,讓我再次感受到香港青年的創意、耐力、堅持和勇氣。很多時候當我們談論start-up,可能只想到華麗的一面,例如自己當老闆、卡片上的頭銜是Executive Director、辦公室可以自由設計、上班時間自己決定、員工的去留也由自己話事等等,但現實中,創業從來都不易,初創企業為了開源節流,清潔打掃、倒垃圾也要自己做;為了爭取客戶的支持,還要四出奔波,拿著樣本,花盡心思,游說客戶訂購;工作時間看似有彈性,事實上是24小時on-call,在腦袋中不停構思公司的發展。我看著這三位滿有想法的年輕人,憑住一股幹勁和信心,不願隨波逐流,決定走自己的路。正因為他們年輕,相對未有太大的負擔和壓力,還能容許他們闖一闖,試一試。雖然辛苦,但換來的滿足感和成就感,是無法形容和難以代替的。

講創業,資金當然是不可或缺的,現時政府和商界都有提供各式各樣的青年創業資助計劃,而青年事務委員會也成立了三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以協助青年走出屬於自己的創業路。 將來我會再談談青年發展基金,有興趣的青年朋友可以多加留意。

關於麥子啤酒

三位 80後青年(阿波、阿德和Mark)踏上創業之路,純綷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阿波一直對釀酒有研究和興趣,去年,他們認識了西貢鹽田梓一間士多店的老闆,談話間,士多老闆提議他們可在舖頭外擺賣,由於機會難得,阿波、阿德和Mark決定開始在家「土炮」釀酒。當時,他們還未有所需的工具和儀器,所有工序都靠自製工具和人手處理,而各種複雜的釀酒工序和過程,則是靠邊做邊看參考書,慢慢摸索的。在初期,單單是運輸製成品也要用上半天時間,幸好試賣一個月後,銷情不錯,更開始有不同店舖想寄賣他們的啤酒,於是三人便決定創造自己的品牌 ──「麥子啤酒」。他們說,創立「麥子啤酒」並不是為了賺大錢或成名,只是單純想做自己喜歡的事,在興趣的驅使下動手做,動手試!啤酒的種類都是一邊營運,一邊構思,由最初只有一種款式,到現在已經有七款,更在某大連鎖超市上架。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基礎知識最重要

上一篇文章,我們提到性教育的課程內容要與時並進,正面處理網上交友、社交媒體等青年約會戀愛的新風氣所帶來的挑戰。但另一方面,青年的基礎性知識也不容忽視。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青年的性知識有待加強

有性經驗的受訪青年中,約44%表示,並不是每次性行為都會採用避孕措施;當中有11%甚至表示,他們從不使用避孕措施。另外,會採用避孕措施的青年中,有不少都採用一些效用存疑的避孕方法,例如體外射精(12%)及安全期(10%)。

除此之外,青年容易受好奇心、朋輩或感情影響,在未經深思熟慮的情況下,作出決定。在有性經驗的受訪青年中,39%事後回想,希望初次的性行為遲一點才發生。另外,還有40%受訪青年認為他們對性與關係沒有充足的認識。這亦反映一部分的青年在處理兩性和愛情相關的問題時,未有足夠的自信。

對青年的性教育不足

在問及青年性知識的主要來源時,大部分受訪者回答學校老師(29%)以及媒體(27%)。但對於對性充滿疑問的青年而言,媒體上的資訊非但未必足夠,亦可能亦不太準確。

父母的參與也十分重要

在孩子的性教育上,家長的參與亦十分重要,但有77%的受訪青年表示,父母從未與他/她談及關於性的話題,尤其是男生,父母與他們「談性」的情況更少 。調查又發現,家長從未與他們「談性」的青年,較多會從其他途徑汲取性知識,例如媒體及色情影片,而且他們會較易感到自己的性知識不足。

家長必須肩負起更重要的角色,及早教導孩子正確的性知識,同時不能忽視男生對性教育的需要。對此,政府可帶頭,透過社區教育著手提高家長對性教育的意識、改變家長的觀念;並支援校內校外的性教育工作,以及相關的檢討工作,從覆蓋率與影響力兩方面評估性教育的成效。

 

做愛做的事,即去:hello.mingwailau.hk/sexed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講呢D - 香港的性教育 #LetsTalkAboutIt – Sexuality Education in Hong Kong

sex_edu_cover-02
sex_edu_cover_chi-02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網上交友停不了

隨著科技與網絡發展,青年在性及愛情方面的行為及態度,都與以往不盡相同。到底現在的香港青年,怎樣理解性與愛情呢?我們的性教育,又有否與時並進呢?

Continue reading

網上交友流行,但青年的觀感偏向負面

調查顯示,接近七成(67%)的受訪青年曾使用網上交友平台[1],其中47%的用家[2]更曾與網友[3]見面;亦有43%有戀愛經驗的用家曾與網友談戀愛。

sext_chi-01

有趣的是,雖然大部分受訪青年都曾使用網上交友平台,他們大多對網上交友持負面觀感。有55%的受訪青年認為「很多使用網上交友的人都會說謊」;48%認為「網上交友會公開個人資料,所以是危險的」。相反,只有39%青年認為「網上交友是認識朋友的好方法」。

社交媒體與即時通訊,改變青年約會及戀愛的形式及態度

不論是約會對象或情侶之間的溝通,青年最常用的溝通方式為私人短訊,較其他渠道,例如親身見面、電話及社交媒體多。

以往的情侶在分開時,都情願親身/親口提出,以示尊重,但社交媒體與即時通訊也改變了情侶分手的方式。在曾經試過分手的受訪青年中,約有53%表示曾經透過電話訊息或私人短訊提出或被提出分手;22%以不理睬對方、斷絕聯絡的方式來分手;還有16%單方面將Facebook的感情狀態改為「單身」。

sext_chi-04

 

社交媒體令人與社區之間的互動更密切,亦令個人生活更公開,但在談戀愛時,青年依然傾向保持隱秘 。約有63%的受訪青年表示,不會在Facebook上公開自己的感情關係狀態;大部分的青年(67%)亦認為不須在社交平台上公開感情生活的一點一滴,以證明自己有多在乎伴侶。

對於社交媒體如何影響感情生活,約50%青年認同「社交媒體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正面的影響」;63%認同社交媒體讓他們更了解伴侶的生活狀況;57%認同社交媒體讓他們在情感上更親近伴侶。相反,亦有受訪青年指在社交媒體看到伴侶與其他人互動時,會感到嫉妒(52%)及對關係感到不確定(45%)。

交換裸照並未普及,青年持負面觀感

整體而言,有22%的受訪青年曾接收及發送裸照。只有約10%的受訪青年曾經發送裸照[4];21%則曾收到他人的裸照。青年對這行為持負面觀感,包括認為這個行為令人反感(24%)、愚蠢(21%)及高風險(16%)。

性教育須與時並進

隨著青年的態度及行為改變,性教育也要隨之而變。網上交友在香港青年間大為流行,若性教育課程仍將網上交友概括描述為錯的行為,則未必能緊貼潮流,切合青年的需要。此舉將無助增強青年對網上交友的應有認知及安全意識,甚至會令青年對性教育產生抗拒。就此,政府可鼓勵教育工作者就性教育課程的內容、相關性及合時性進行檢討,從覆蓋率與影響力兩方面評估性教育的成效。同時,各界的持份者應多互相交流,持續改善香港的性教育,以臻完善。

下一篇文章,我們將繼續探討香港的性教育。

 

做愛做的事,即去:hello.mingwailau.hk/sexed


 

[1] 包括所有提供網上交友及配對服務的網站、論壇、聊天室,以及手機應用程式(如Tinder、WeChat)。

[2] 曾使用網上交友平台的青年

[3] 即透過網上交友平台結識的人

[4] 即包含用戶的裸體照片/影片的短訊。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梅州的一天A Day in Meizhou

IMG_6119

梅州2014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 per capita) 為3,132美元。

你可以800港元一平方尺買到樓;如果負擔得起1,200港元一平方尺,你可以買到一間不錯的屋。

Continue reading

IMG_6076

每星期兩班航機由香港飛梅州,航程只需45分鐘;如果由陸路去(火車或自駕)就需要七小時的車程。

你可以在這裡找到麥記,但就沒有「梗有一間喺左近」的便利店。

空氣--尚算清新!

IMG_6387香港青年服務團組織有志的香港青年,前往韶關和梅州擔任支援教學工作,有半年也有全年服務。服務期間團員雖獲發每月基本生活津貼,但這實在是一項義務工作,這不是文化交流或實習計劃,更加不是working holiday!

IMG_6256

團員住在學校宿舍,這裡只談得上清潔,實在是樸實和簡陃。沒有冷氣機,只有蚊帳確保你睡得安寧!

IMG_6371

香港青年服務團會安排團員到學校作教學支援,負責欠缺人手或專人任教的科目。

IMG_6372

今次團員任教的科目是英文、音樂和視藝。

IMG_6304

IMG_6237

團員認真和積極備課,絕不兒嬉。他們大多不是初畢業生,多數是廿多歲的青年,都擁有以下特質:專業、成熟、獨立、有同理心、高EQ、開放、應變和適應力強。

他們會掛念香港的家人、朋友和生活,但他們深信貢獻自己、服務他人更為重要。

IMG_6377

這個計劃可能被外界忽略,但由2011年成立至今,民政事務局局長和常任秘書長等每年都會探訪團員,以表支持。

IMG_6381

今年,我,作為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也親身來支持。

八位團員身後站著的是政府官員、社福機構代表及當地政府官員,我們會繼續投放資源,以確保義工們能夠完成他們的使命。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

« Older posts

© 2016 Ming Wai Lau 劉鳴煒 — Powered by WordPress

Up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