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於香港貿發局創業展覽,認識了幾位年青創業家,當人人談論科技(tech)、 應用程式(App),他們卻返樸歸真,重返製造業,強調本土和手造。正如許多年輕人透過實習了解不同行業一樣,今次我也去到荃灣的工廠大廈做實習,跟幾位年輕人體驗一下不一樣的創業路。

Walking inside factory

甫踏進他們位於荃灣某工廠大廈內一間數百呎的工場,其中一位老闆阿波馬上向我介紹今天的工作流程:磨麥、煲酒、搬酒、貼label、製作宣傳道具和倒垃圾,最後還會參與會議,討論麥子啤酒現時及未來的發展,並讓老闆們評價我今天的工作表現。在阿波和阿德的指導下,我磨了20公斤麥、煲了兩桶酒、搬運了七箱啤酒和貼了168支啤酒的label。因為資金有限,他們的磨麥機是自己設計和製作的。廚房空間狹窄, 加上放置了大大小小的鐵桶和酒樽,根本不能夠同時容納超過四個人。煲酒時,雙腳要用力站穩在矮小的膠椅上,同時又要小心頭頂的鐵柱,以免撞頭,並需要計算時間和量度水溫,既要體力,也要細心。從整個製作過程中,可以看到他們對細節的要求極高。麥子啤酒只有三位全職員工,那便是阿波、阿德和Mark,他們三人由產品構思、開發、製造、試酒、推銷、宣傳、運貨、會計等大小事務,都要「落手落腳」做,為求「慳得一蚊得一蚊」。公司每個月要生產8,000支啤酒才能支撐公司的營運。他們表示最近的銷售量已達到90%,上個月每人賺到$3,500,能夠有這個收入他們已覺得相當不錯。對於未來的發展,他們知道現時的生產模式需要改變,但面對資金和人手不足等問題,他們還在構思該如何擴充和籌集資金。

Music: “Ship” by Motorama is licensed under a CC By 3.0.

短短一個下午的實習時間,當然不足以讓我完全體會到他們三人於創業和生產過程中的甜酸苦辣,但這次的實習,讓我再次感受到香港青年的創意、耐力、堅持和勇氣。很多時候當我們談論start-up,可能只想到華麗的一面,例如自己當老闆、卡片上的頭銜是Executive Director、辦公室可以自由設計、上班時間自己決定、員工的去留也由自己話事等等,但現實中,創業從來都不易,初創企業為了開源節流,清潔打掃、倒垃圾也要自己做;為了爭取客戶的支持,還要四出奔波,拿著樣本,花盡心思,游說客戶訂購;工作時間看似有彈性,事實上是24小時on-call,在腦袋中不停構思公司的發展。我看著這三位滿有想法的年輕人,憑住一股幹勁和信心,不願隨波逐流,決定走自己的路。正因為他們年輕,相對未有太大的負擔和壓力,還能容許他們闖一闖,試一試。雖然辛苦,但換來的滿足感和成就感,是無法形容和難以代替的。

講創業,資金當然是不可或缺的,現時政府和商界都有提供各式各樣的青年創業資助計劃,而青年事務委員會也成立了三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以協助青年走出屬於自己的創業路。 將來我會再談談青年發展基金,有興趣的青年朋友可以多加留意。

關於麥子啤酒

三位 80後青年(阿波、阿德和Mark)踏上創業之路,純綷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阿波一直對釀酒有研究和興趣,去年,他們認識了西貢鹽田梓一間士多店的老闆,談話間,士多老闆提議他們可在舖頭外擺賣,由於機會難得,阿波、阿德和Mark決定開始在家「土炮」釀酒。當時,他們還未有所需的工具和儀器,所有工序都靠自製工具和人手處理,而各種複雜的釀酒工序和過程,則是靠邊做邊看參考書,慢慢摸索的。在初期,單單是運輸製成品也要用上半天時間,幸好試賣一個月後,銷情不錯,更開始有不同店舖想寄賣他們的啤酒,於是三人便決定創造自己的品牌 ──「麥子啤酒」。他們說,創立「麥子啤酒」並不是為了賺大錢或成名,只是單純想做自己喜歡的事,在興趣的驅使下動手做,動手試!啤酒的種類都是一邊營運,一邊構思,由最初只有一種款式,到現在已經有七款,更在某大連鎖超市上架。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