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我擔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已差不多兩年。由學校到深夜的街頭、由資優生到清貧學生,我一直都珍惜每個與青年接觸的機會,希望能多了解他們一點。成年人或多或少都對青年抱持某程度上的偏見,很少真正聆聽他們的聲音。但其實香港的青年充滿活力,有各種不同的想法,只要加以栽培,將能成為社會發展的動力。

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政府展現了成立青年發展政策的決心。青年的需要橫跨多個政策範疇,包括教育、就業、房屋、公民參與、身份認同、身心健康等,因此青年工作往往牽涉多個持份者。青年發展政策將可提供一個統一長遠的願景,讓社會能朝著目標共同努力。

就我而言,我希望香港青年能開心、健康、堅強地成長。青年工作非一朝一夕,亦非即時可以見到成效,但根據我的觀察及親身接觸,最需要繼續努力的,始終還是與青年最貼身的兩個範疇──教育與就業。

教育

培養學習興趣,實踐終身學習

很多學生、家長,甚至教師,都只將學習視為將來獲得高薪厚職的入場券,而非以追求學問或滿足好奇心為主要目的。這導致學生普遍對課堂興致缺缺,亦會在無形間加重他們的壓力。不少學生告訴我,考試及功課的重壓,令他們沒有時間休息及放鬆,更遑論培養課餘愛好。學習本應是快樂的,只有學生對學習感興趣,才能培養出他們的自學能力。我們應給予學生足夠的空間自主學習,探索興趣,發揮所長。這樣將能徹底釋放他們的潛力,甚至為社會發展帶來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香港的教育制度,以考試成績作為評估學生的主要標準,有時或會忽略了對好奇心、創意、表達能力、解難能力,以至其他生活技能的培育。對於如何改善教育制度,社會上眾說紛紜,而我則認為,教育應以培養學生對學習的興趣為前題,從而實踐終身學習的理念。我們亦要檢討生涯規劃教育的成效,讓學生基於興趣和能力,作出最適合自己的升學和就業選擇。

就業

優化職業訓練和自資課程,充當商、校之間的橋樑

近年,青年接受專上教育的比例持續上升,而這些新增學額主要來自自資副學位課程。但有研究就表示,副學位畢業生在勞動市場上供過於求,而他們的就業收入,始終比學士學位畢業生為低,反映不少僱主對副學位畢業生的質素和課程資歷有所質疑。另一方面,他們要升讀學士學位也不容易,或因而跌入「升學就業兩不成」的困局。更糟糕的是,有學生因此背負高昂的學債,以致未投身社會,就先面對沉重的財政壓力。

不過,職業和收入的向上流動性減弱,不單影響副學位畢業生,更波及整體青年人口。雖然青年的教育水平有所上升,但他們整體的就業收入卻没有明顯改善,而起薪點及薪金上升的速度甚至呈下降的趨勢。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前景,明顯比上一代遜色。有研究就指出,從事低技術職位的大學生越來越多。不少青年投身職位較多的批發、零售、進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然而這些行業的高薪職位卻相對較少,年輕僱員或因此感到難以向上流動。

樓價日益高企,但青年的收入卻没有改善,也難怪他們會感到前路茫茫。歸根究底,除了因產業不夠多元外,亦反映出人力資源失衡的情況。政府除了可繼續促進產業多元外,亦宜擔當促進者的角色,加強官、商、校合作,提供平台讓有關界別了解學額供求的情況,以及討論何提升職業訓練和自資學位課程的質素。

對於有志於體育、文化、藝術等方面發展的青年以及年輕創業家,我們也應給予足夠的支持與鼓勵。這些青年面對的,除了是家長、老師及社會方面的壓力外,亦有不少實質的難題,例如運動員訓練場地不足,退役後前景不明朗;藝術家需要更多的工作空間和器材支援;創業家籌集資本面對重重障礙,難以將創意付諸實行。這些青年的未來,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政府應在政策層面上提供幫助,讓他們能放心追夢。

年輕人處於成長、轉變的階段,必然會有各式各樣的訴求。以上提到的,只是一些我認為下一屆特首應該優先處理的事項,而成立青年發展政策,正好讓我們就社會對青年發展的願景進行諮詢。最重要的,是我們大家都要放下成見,真正聆聽青年的聲音,了解他們所想。我希望香港的青年,能開心、健康、堅強地成長。各特首候選人,你對他們又有甚麼願景呢?

Share this:
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Share on Facebook0